[快訊] 耿立達醫師團隊,分享單一肺卻產生雙側氣胸之個案報告,獲 Intensive Care Medicine 刊登!

 

 

01_ICM_KengLT_13

 

 

文章介紹

 

只剩一個肺,怎麼會產生雙側氣胸呢?

 

這是個很有力的標題,很容易引起臨床工作者的興趣,如急診科醫師、胸腔科醫師、放射科醫師等。

 

一位 36 歲男性,在 4 歲的時候因左側膿胸開過刀,這次因為胸痛與呼吸困難來到急診,且因急性呼吸衰竭而插了氣管內管支持供氧。

 

X 光發現,患者的左肺的確萎縮,看來像是雙側氣胸並有肺塌陷,但後來的電腦斷層卻發現,其實患者的確沒有左肺,而右肺代償性的增大,甚至跨過前縱膈腔,到達左側胸腔內部。這種超大型的代償,在兒童時期切除單側器官的患者較為常見,因為孩子的癒合、代償、適應力都特別好。

 

雖然 X 光看起來像是雙側氣胸,好像應該插兩根胸管才能解決,但因為電腦斷層清楚的把整個解剖構造釐清了,事實上患者只需要插一根右側胸管,就能搞定。

 

耿醫師團隊清楚的看見這個病例在臨床決策過程中有趣且容易犯錯的關鍵,除了清楚整理影像和病史之外,更明列了本例的教學意義,使得被接受的機會大增。而且,選擇 Imaging 分類投稿,增加期刊視覺豐富度,寫作上也比一般的個案報告快,是很聰明的選擇。

 

 

恭喜耿醫師!

 

閱讀更多 »

發表於 共享榮耀 | 已標籤 , , , , , | [快訊] 耿立達醫師團隊,分享單一肺卻產生雙側氣胸之個案報告,獲 Intensive Care Medicine 刊登! 已關閉迴響。

[快訊] 邱家佑醫師團隊,分享一位糖尿病女性患者反覆嘔吐的影像挑戰個案,獲 Emergency Medicine Journal 刊登!

 

 

01_EMJ_ChiuCY_04

 

 

文章介紹

 

有時候,不錯且有意義的個案,可以用 Image Challenge 的分類刊登,這次邱家佑醫師團隊,就作了一個很好的示範。

 

一位 68 歲糖尿病女性患者,因為反覆的嘔吐而住院,由於患者沒有其他的症狀,一開始懷疑為止痛藥引起的胃痛,就開了胃藥讓患者回家,但患者的嘔吐沒有改善,住院給藥後回家,又因為一樣的症狀來到急診。

 

第三次來到醫院,抽血顯示有感染相關變化,肝膽相關的項目都正常,這時邱醫師提供了患者的超音波,並請問讀者們,提供四個選項,後續應該怎麼做。

 

答案是進一步施做電腦斷層,因為超音波已經看到肝臟有不正常發現。最終結果為產氣性膽囊炎並破裂,影響到十二指腸,導致阻塞,以及胃部的嚴重漲大。電腦斷層影像可見,患者狀況非常糟糕,再晚些診斷,就可能產生敗血性休克。

 

這個例子有意思的地方在於,患者真的沒有腹痛,抽血也沒有任何能懷疑肝膽疾病的線索,而患者因此來來回回醫院三次,主要原因就在於這是個糖尿病患者,感染機率高,痛覺遲鈍。

 

由於糖尿病是美國的重要疾病之一,這樣的患者可能出現在每一個急診室,延遲診斷也可能造成醫療糾紛,這樣的案例分享,能給讀者很好的思考訓練,並有教育意義。

 

而邱醫師藉由良好的案例分享設計,讓大家理解,關鍵在於超音波,症狀跟抽血結果都有可能誤導,下次遇到覺得奇怪的患者時,記得作個影像檢查!

 

 

恭喜邱醫師!

 

閱讀更多 »

發表於 共享榮耀 | 已標籤 , , , , , | [快訊] 邱家佑醫師團隊,分享一位糖尿病女性患者反覆嘔吐的影像挑戰個案,獲 Emergency Medicine Journal 刊登! 已關閉迴響。

[快訊] 吳青陽醫師團隊,以手術後血液中的循環腫瘤細胞,預測肺癌復發之研究,獲 Diagnostics 刊登!

 

 

01_diagnostics_WuCY_19

 

 

文章介紹

 

癌症患者,在血液中可能偵測到在全身循環的癌症細胞,稱為 circulating tumor cell (CTC),被認為是從主要癌症處掉落散出的零星細胞,不過由於癌症轉移是個複雜的過程,不是一兩顆細胞跑出去就能在遠處生根,這些零星細胞並不必然意味著癌症已經轉移。

 

由於診斷技術的進步,現在已能用簡單的抽血與血液處理,計算 CTC 的數目。不過,究竟這些 CTC 有怎樣的臨床意義,我們又該如何應用,目前仍在持續發展中。

 

吳青陽醫師團隊,經常作肺癌手術,於是他們思考到,如果能利用 CTC 的變化(而非絕對數目),去預測患者手術後會不會復發,或許能對患者之後的治療提供更準確的指引。

 

研究收入了 50 位接受肺癌手術的患者,在手術前、手術後、手術後一天、手術後三天,連續抽血四次,取得 CTC 數值,並作相關趨勢分析。結果發現,手術可以讓所有患者的 CTC 下降;而在手術後第一天、第三天如果 CTC 回升,患者之後產生癌症復發的機會大增。

 

這樣的結果也意味著,切除主要癌症原發處,可以大量降低癌症細胞,但在幾個月後復發的那群患者,事實上癌症從手術後一天內,就已經開始星火燎原了。

 

這篇研究示範的是新 biomarker 臨床意義的探索,一般我們都會考慮以絕對數值作分析,但吳青陽醫師進一步思考手術前後的改變量,並配合適當的統計法,成功找到一個切入點,對於初學者要設計研究,或探勘既有資料,很有參考價值。

 

 

恭喜吳醫師!

 

閱讀更多 »

發表於 互動實作 | 已標籤 , , , , , | [快訊] 吳青陽醫師團隊,以手術後血液中的循環腫瘤細胞,預測肺癌復發之研究,獲 Diagnostics 刊登! 已關閉迴響。

[快訊] 張俊鴻醫師團隊,關於肌氨酸治療思覺失調症療效之統合分析,獲 Journal of Psychopharmacology 刊登!

 

 

01_JP_ChangCH_14

 

 

文章介紹

 

肌氨酸,在思覺失調症的治療上,很有潛力,不過目前的研究結果眾說紛紜,張俊鴻醫師與其團隊,預計統合分析現有文獻,對肌氨酸在思覺失調症的治療效果作個總結。

 

經過廣泛搜尋與篩選,共選入 7 個研究、326 位思覺失調症患者,統合後發現,肌氨酸比起其他的對照藥物,有更好的臨床症狀改善,尤其 PANSS 分數在 70-79 區間者,以及症狀穩定者,效益較為顯著。如果與第一代或第二代的抗精神病藥物合用,也幾乎都更有效,除了 clozapine 之外。

 

對整體認知功能來說,肌氨酸比起其他對比藥物,雖有正向效果但統計上差異並不顯著。女性、患病時間較短,也似乎讓肌氨酸更為有效些,但統計上一樣沒有顯著差異。

 

作者總結,根據目前的文獻來看,在思覺失調症患者身上,肌氨酸比起其他藥物,對整體臨床症狀改善有幫助,但認知功能則沒有。

 

本文的圖表清晰美觀,邏輯論證與內容呈現也很不錯,是適合登載在 Q1 雜誌的好文。

 

 

恭喜張醫師!

 

閱讀更多 »

發表於 共享榮耀 | 已標籤 , , , , , , | [快訊] 張俊鴻醫師團隊,關於肌氨酸治療思覺失調症療效之統合分析,獲 Journal of Psychopharmacology 刊登! 已關閉迴響。

[快訊] 黃暉凱醫師團隊,針對中風後骨質疏鬆的藥物治療策略,撰寫文獻回顧,獲 Expert Opinion on Pharmacotherapy 刊登!

 

 

01_EOP_HuangHK_19

 

 

文章介紹

 

中風後患者的骨質密度,會在一開始的六個月急速下降,六個月後則持續緩降。這使得患者產生骨折的機會,為類似性別與年齡者的七倍!所以,如何保護中風患者的骨質,避免快速的下降,是中風後照護的重點。

 

不過,目前針對中風後骨質疏鬆預防的治療建議,在指引中並不常見;臨床上,也約只有 15.5% 的中風患者得到預防骨質疏鬆與骨折的藥物治療。於是,已發表多篇骨質疏鬆相關研究的黃暉凱醫師,與神經內科謝鎮陽醫師團隊,共同整理了這個回顧文章,從流行病學、疾病特徵、病生理學、風險預估等角度,切入這個主題,希望為臨床同行提供完整的資訊與建議。

 

總結來說,目前的實證資料仍少,但如果要作治療的話,在中風後五週內,單次靜脈內注射 4mg 的 zoledronate 被認為對保留骨質密度是有幫助的,同時,補充鈣質與維生素 D,可有效預防低血鈣。

 

這類的回顧文章,稱作敘事性回顧,英文為 narrative review,由於主觀成分強,通常是在一個領域很有成績,德高望重的學者,才有資格撰寫,可見黃暉凱醫師與謝鎮陽醫師的團隊,在骨質疏鬆以及中風領域,已經有相當成績。

 

有意思的是,114 篇引用文獻中,黃醫師只引用了自己的研究 3 篇、謝鎮陽醫師團隊的 1 篇,是相當謙虛節制的引用法,事實上是可以放上更多的。除了增加自己的 citation 之外,也能清楚說明作者群在這個主題的地位與貢獻。當然,目前的作法顯得謙卑公正,也不錯。

 

 

恭喜黃醫師!

 

閱讀更多 »

發表於 共享榮耀 | 已標籤 , , , , | [快訊] 黃暉凱醫師團隊,針對中風後骨質疏鬆的藥物治療策略,撰寫文獻回顧,獲 Expert Opinion on Pharmacotherapy 刊登! 已關閉迴響。

[快訊] 周鴻杰醫師團隊,關於插管過程使用高流量鼻導管之統合分析,獲 Scientific Reports 刊登!

 

 

01_SR_JhouHJ_01

 

 

文章介紹

 

許多會造成呼吸功能衰竭的疾病,都需要插上氣管內管,給予氧氣與呼吸支持。不過,插管的過程並不一定順利,可能因為解剖構造、疼痛不適、狀況緊急、現場環境限制等因素,導致插管時間過長,或甚至必須暫停一下再繼續,於是患者的血氧濃度在這過程中,有可能急劇下降,導致心跳停止,甚至死亡。

 

一般的作法,是插管前用手擠呼吸球,給予氧氣後,嘗試插管。如果插管不順,就盡快再手擠呼吸球,避免血氧濃度持續下降。但實務上,血氧依然降低的患者不算少見。

 

高流量鼻導管 HFNC,是近幾年在呼吸支持上的新秀,除了能提供每分鐘最高 60 公升的氧氣,在患者嘴巴閉上時,還能產生 PEEP 呼氣末期正壓。於是,也有人開始研究,將高流量鼻導管做為插管過程的氧氣輔助,是否能更減少插管過程低血氧的狀況。雖然已經有些許研究發表,但結果並不一致,周鴻杰醫師團隊,預計針對這個主題,作統合分析。

 

共收入 7 篇研究、956 個患者,結果發現,HFNC 與傳統作法相比,在嚴重缺氧、最低血氧濃度、住院死亡率上並不會比較差(non-inferior),不過,卻能顯著降低 ICU 住院天數 1.8 天!在次族群分析中,發現輕微低血氧的患者,HFNC 可顯著降低產生嚴重低血氧的機會。

 

這是個蠻實用的題目,經過作者的統合後,各種比較結果會發現,直接使用 HFNC 作插管輔助,能獲得好處,而多出的成本,也可由縮短的 ICU 住院天數補回,是個不錯的選擇。

 

 

恭喜周醫師!

 

閱讀更多 »

發表於 共享榮耀 | 已標籤 , , , , , | [快訊] 周鴻杰醫師團隊,關於插管過程使用高流量鼻導管之統合分析,獲 Scientific Reports 刊登! 已關閉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