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醫學訓練沒搞懂的事,新思惟一天傳授。

 

作者:台中榮民總醫院 教學部 紀柏亦 醫師

 

 

MEPA_20200726_1059

 

 

在報名之前,內心其實充滿期待但又惴惴不安,期待的是自己找到一塊進入研究之門的敲門磚;擔心的是會不會又再是一場充滿理論和分享,卻離實際操作較遠的課程,這樣的課程,在醫學院也上了不少;又擔心自己貧弱的資訊能力,不符規格的電腦,在實際操作時,能否跟得上跑統計與繪圖的流程。

 

 

簡報非常精彩,邏輯清楚。

 

課程一開始之後,我就鬆了第一口氣。課程非常充實而密集,言簡意賅,直接命中重點,直接談論實際寫作上會遇到的困難以及解決方法。簡報非常精彩,邏輯清楚,可以讓我整理成一份終身受用的筆記。

 

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是在統計課程的開頭:「以前的老師都想把你們教成統計學家,就像從引擎汽缸原理開始學開車一樣,但統計就是去知道用哪種統計,找到它並使用它,就像開車一樣,就是這麼簡單!」

 

另外一塊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在設計投稿策略這部分,因為我個人奉行的原則是在學習曲線初期投注大量時間與心力,搞清楚遊戲規則與思考邏輯,然後制定 SOP,從此之後就不用再額外花時間思考已成 SOP 的路徑,讓它快速順過,然後得以把時間投注在其他區塊,思考多變的內容。

 

而蔡校長的投稿策略就和我的思路類似:透過設定好投稿路線,就能在被退稿時,減少用大腦思考與悲傷,減少茫茫無頭緒的時間,以設定好的迴路反射性地修改成符合下一個期刊,讓文章再度出門給審稿者審閱。這樣就能在認真寫稿的同時,還有好幾篇稿件正等著 review 或是 accept,就等於 reviewer 也成為自己團隊的一員。

 

 

沒有笨問題,任何問題都會有人協助。

 

隨著中午的接近,我又開始緊繃起來。因為中午是實作時間,我實在不確定自己能不能跟得上腳步。所幸蔡校長的一句話:「在這裡,沒有笨問題,包含 Excel 打不開,都請舉手,會有人協助你。」才讓我慢慢放鬆,開始了製圖與統計的學習曲線。

 

坦白說,我的第一次舉手的確是因為 Excel 無法開啟。但助教還是很認真地陪著我一起 debug,試圖找出問題所在。第一次使用 MedCalc 讓人感覺自己很笨,參照著手冊上的步驟點擊,不敢自作聰明,也不敢偷偷跳過任何一個步驟。

 

 

終於跨過了寫作與統計的藩籬

 

在醫學上的學習何嘗不是如此?初學時也是學長姐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手把手地教導如何放 Foley 導尿管。經過三個小時的奮鬥之後,自己親手畫出了如同過去閱讀論文時看到的圖表,內心的激動真的是難以掩飾。自己終於跨過了某一道藩籬,一道經過七年醫學訓練仍不得其門而入的高牆。

 

當然,這堂課只是起步,並不是上完這短短的 8 個小時課程,就能寫出論文。論文最精華的 knowhow,仍然存在各位醫師的頭腦中,等待我們去耕耘、發現。這堂課最重要的是教導如何使用工具,讓我省去了很多在未知中探索的時間與艱辛,可以把思緒留給研究本身,避免因為 para-academic 的原因限制的論文的產出與刊登。

 

 

最新活動

 

 

本篇發表於 20200726_第三十二梯次課程記錄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